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智能储物柜 > 正文

力推储物柜又进军服务站丰巢要和菜鸟驿站正面

更新时间:2021-11-25

  据多家媒体报道,丰巢3月4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存包柜合作伙伴招募公告——是存包柜,而不是寻常的快递柜,这一点值得注意。据公告介绍,丰巢的智能存包柜向用户提供7*24小时智能自助服务,服务场景涵盖交通枢纽、旅游景区、学校、图书馆等。目前,丰巢存包柜已经入驻深圳国际机场,武汉高铁站等地。

  从去年年初开始,丰巢就一直在智能存包柜领域暗暗发力,但开放合作伙伴招募尚属首次,这或许意味着丰巢正逐渐重视其业务发展。但值得注意的是,智能储物柜并非新风口,商业模式虽清晰但也不算太性感——丰巢入局前,爱存包、任意柜等初创企业在赛道上打拼多年,但规模仍停留在小打小闹阶段,自身主业亏损难题尚待解的丰巢,真能比它们做得更好?

  前文已经提到过,智能储物柜并非最近才诞生的新风口——它本质上是在传统寄存柜的基础上增添智能模块,为用户提供分时段租用活动的一种共享方式。随着消费者在公共场合的储物需求逐渐增大,智能储物柜也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一同流行了起来。

  在日本、欧美等发达国家,智能储物柜早已成为城市标配。以日本为例,当地的储物柜大多铺设在地铁站、街道、机场等人流量较大的公共场所,便利店旁也很容易就能找到类似的储物柜。在使用价格方面,这些储物柜因地区不同各有差异,以地铁口为例,其平均收费换算成人民币大概20元左右,一般街道则为10元左右,机场相对较贵,价格在30元左右。

  在国内市场上,共享智能寄存柜还处在发展初期,市场覆盖率较低但仍有成长潜力。根据此前一份行业调研报告显示,共享智能寄存柜赛道的规模正以17%左右的增长率稳步成长——2015年,国内智能存包柜市场规模为48.16亿元,同比增长17.32%,而2016年这个数字达到了56.32亿元,同比增长16.94%。

  观察爱存包、任意柜、回小存等智能寄存柜初创企业,不难发现它们在运营模式方面基本大同小异——初期快速跑马圈地占据优质点位,聚拢流量,再靠租金、广告等方式加以变现。

  当然,也有一些选手试图依靠差异化做文章——例如任意柜,它主打“多功能”这一概念,针对不同的放置场景推出功能相异的柜体。在商场,它主打储物+商务资讯+同城配送,而体育场更偏向于售货机,出售一些零食饮料或者体育医疗用品。任意柜创始人黄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同城配送将是任意柜的主要营收来源之一,此外也可能会扩展增值服务等收入。

  但需要注意的是,智能储物柜这一行并没有多高的壁垒,随着市场份额和消费者需求逐渐增大,会有越来越多的选手入局——既会有丰巢这样的大品牌,也会有初创企业。另一方面,全国范围内的优质点位有限,如果不是出现消费者投诉等大问题,地区管理者一般也不会轻易撤换这类储物柜,这两大要素决定了圈地时必然是先到者先得——谁能用手头的资金铺的越快,谁就能占得市场先机。

  就丰巢而言,在它背后提供资金的顺丰无疑是其最大的依仗,但目前消费者对于丰巢的诸多负面评价也许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它的扩张。

  2020年,对于丰巢来说绝对是个水逆之年——年初刚准备发力智能储物柜业务却碰上疫情肆虐,疫情结束后还因为收取超时费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好不容易从舆论风波中脱身后,又赶上了年末的反垄断大潮,最终被市场监管总局判罚50万元。这些钱对于丰巢来说并不算多,但来自消费者层面的集体声讨显然更致命。

  骂归骂,但丰巢确实解决了很大一部分用户和快递员的需求,其便捷性和安全性在快递柜行业内也很少有对手能够挑战,这些优势让它占据了将近三分之二的市场。不过另一方面,丰巢的盈利难题却始终未曾解决,收取超时保管费也没法掩盖它全自营模式带来的巨额开支。据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丰巢营收14.6亿元,亏损则达到8.46亿元。另外,截至三季度末,丰巢总资产约为139.6亿元,总负债为55.6亿元。

  据丰巢公开信息显示,其箱柜模式需要支付场地费、快递柜成本费、搭建费用、电费以及运维人员费用等,同时收入主要来自快递员寄存费,寄件费分成和广告收入,2020年才加入了并不受消费者欢迎的超时保管费。此前兴业证券曾指出,按照十年折旧估算,一个丰巢快递柜每年成本高达8000-10000元,而单柜投递收入和广告收入加起来也不过一年千余元。

  如果丰巢无法解决盈利难题,它就必须依赖来自东家顺丰以及外界资本的持续输血,这对它和顺丰来说都不是件好事。为了探索更多的盈利可能性,丰巢近来正努力寻找与其业务相关的新赛道。除了上文中提到的智能储物柜外,新起步的丰巢服务站也是其中一员。

  此前发布存包柜合作伙伴招募公告时,丰巢还公布了面向全国招募丰巢服务站入驻者的消息。丰巢表示,公司的愿景是结合智能快递柜+驿站的形式,通过店铺+柜机打造“智能社区服务中心”。在开店要求方面,丰巢需要加盟者拥有一家超过10平米独立店铺、工作基础设备、快递公司的合作证明以及至少一名全职员工。

  从性质上来看,丰巢服务站和菜鸟驿站的确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且与此前难赚钱的快递柜相比,菜鸟这种驿站模式也能给丰巢带来更大的盈利希望。

  一方面,菜鸟驿站属于轻资产加盟模式,企业端几乎不必付出什么成本就能在各地铺设大量店面。另一方面,快递柜无人值守的特性使得它在消费者眼中工具化属性较强,而有人驻守的驿站则不一样——它能够扩充为一个多样化的消费场景,基于附近居民的需求售卖商品。提高用户粘性的同时也能创造额外的收入,可谓是两全其美。

  值得注意的是,顺丰此前还上线了社区团购项目“丰伙台”。和其余参与社区团购的巨头们不同,丰伙台主要依赖顺丰快递员做团长,虽然这很符合顺丰配送到家的品牌调性,但缺少落地场景使得消费者对它的感知并不强。本次丰巢推出服务站,是否意在迎合顺丰的社区团购战略?如果情况的确如此,那么这对于丰巢和顺丰来说均是一大利好。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友情链接:
澳门三肖三码626969,澳门彩今晚开什么号码,澳门澳门期期中,澳门免费资料开奖,澳门123656com开奖,澳门六合今晚开奖结果。